于是,他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叶......叶先生......依我看,我们这局就别再追加了......二十亿欧元实在是太大了,就算你再不把钱当回事,也不能这么扔钱啊......”

叶辰笑道:“你这牌还没开出来,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我在扔钱呢?”

威廉尴尬的说:“叶先生,我没跟你开玩笑,我真觉得这一局我赢的几率比你要大的多,要不咱们就直接开牌,就桌面上这些筹码、谁赢谁拿,别再额外追加了,行吗?”

叶辰讪笑一声,讥讽道:“我就说你是跟个娘们似的吧!真是一个字儿都没冤枉你!你他妈已经赢了十个亿了,你怕什么啊?”

说着,他又对奥利维亚说道:“你劝劝你这个未婚夫,男人嘛,该硬的时候一定要硬!关键时刻软趴趴的,以后怎么当女皇的丈夫?”

奥利维亚也慌了。

她知道威廉必胜,但她也知道,如果威廉赢的太多,很可能会出大问题。

算上之前的,如果叶辰这一把再输进去二十亿欧元,那就是三十亿欧元现金外加一架协和式客机。

光这把牌,叶辰输掉的资产就比整个北欧皇室拥有的资产还要多。

说真的,她怎么可能不害怕。

她心里想的是:“万一叶辰输急眼了,非要报复威廉怎么办?万一他把万龙殿招来怎么办?”

可奥利维亚不知道的是,叶辰一点都没输急眼,但威廉此时却被叶辰骂急眼了。

他有些气愤的说道:“叶先生,我希望你弄清楚,我不想跟进这二十亿的赌注,不是因为我不够男人,而是我不想赢你太多!我这是在给你留一条退路,可是你为什么要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咄咄逼人呢?”

叶辰笑道:“威廉,不是我说你,你这种思维,就是典型的穷吊思维!”

说着,叶辰鄙夷的嘲讽道:“你啊,就像那些老子买了劳斯莱斯之后,跑来跟老子说劳斯莱斯油耗高、劝老子别开劳斯莱斯的穷吊,你说这种穷吊也不动动他们那穷吊脑子好好想一想,老子能花上百万欧元买一辆劳斯莱斯,难道还加不起一百欧元一箱的汽油吗?”

周围众人听了,纷纷一阵暗笑。

虽说叶辰一直大笔大笔输钱的行为,在他们眼里傻逼至极。

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,叶辰这话说得有道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