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西还未深想。

电话突然响起。

她看了一眼来电,接通,“卢瑟。”

“贝西小姐,现在我收到了来自全球的媒体杂志社的电话,都在询问关于这次你抄袭的事情,我全部都搪塞了过去,哎,又进来热线了......”助理明显有些招架不住了,“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?”

“你先关机。”

“是。”那边连忙答应着。

贝西挂断电话。

其实通话中也有人打来电话了。

贝西回拨过去,“喂。”

“贝西,这么回事儿,你的作品怎么和北文国设计师这么像?现在预定的天使系列高定客户全部都要让我们给一个说法,否则会给我们寄送律师函维权。”运营部的总监打来电话询问情况。

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我现在也刚收到通知。”

“这件事情你一定要解决了,否则我们这边不能给客户交代,甚至不只是天使这一个系列,你设计的所有系列,现在都遭到了一定的影响,刚刚这么一会儿,就取消了至少五十笔关于你系列的高定订单。”

“好。”贝西答应。

她挂断电话,看向道尔。

道尔此刻也接了无数个电话。

这一个电话,直接是站起来走向一边的。

贝西其实不用想也知道,是谁打过来的。

贝尔的母亲,卡菲尔王后。

道尔只服她一个人。

即使服从,但现在似乎都还是在和他母亲争执。

贝西不用想也知道,道尔肯定在为她解释。

只是两个人各有自己的意见和处理方法,才会吵起来。

好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